前言
08年的7月底,终于踏上柬埔寨的土地。由于出发前没有定下全部的行程,在吴哥显得一点匆忙,更多的是意外。或许意想不到的旅程才会有不一样的体验。从平静的吴哥到跳动的柏威夏,感受了不一样的柬埔寨...
[Lomo特辑点击进入]

第一天(7-26):20:30 广州飞吉隆坡
为了节省费用,我们选择亚航,但广州没有直飞暹粒,只有取道吉隆坡中转,两个航班相差7个小时,这就意味着我们要在吉隆坡LCCT机场度过一晚。在白云机场办理登机牌时工作人员告诉我们LCCT机场不是国际机场,没有免费过境签证,要办理100马币(约230RMB)的落地签(此两人可恶,连同胞也欺骗,导致过境波折重重); 此时只有敏同学可以高兴:她提前办了马签证(广州办80RMB,不过为了是十天后的另一次行程),以为赚了,不过开心早了一些,呵呵。另外亚航的行李托运时要收费的,7公斤内12RMB。由于国内这段时间严厉很多,我们将一些受管制的物品放在一个行李袋里办了托运。但是过安检的时候,小支装的防晒液没什么问题。

第二天(7-27):凌晨到达吉隆坡,过境柜台前4人被告知要办签证,于是爬上二楼签证处,(楼梯口一则的铁门外关了许多深色皮肤的人,不知为甚),告诉官员我们要飞暹粒,办过境签证,“Tickets”,问同行,均同学将打印好的机票递过去,官员看了看,告诉我们签证费100马币(不收US$),因为与在国内被告知一样,所以没再深问,唯有出去兑换。在入境柜台,说明来意,但大厅内兑换点已关门,一官员好心让我进去免税店买东西,此店可收美金,找马币,但是觉得不值,于是在大厅内东碰西跑,想找兑换点,但是大厅内的兑换点都关门了。好心官员怕我非法入境,视线从未离开过,不时的指挥我:这边也NO,那边也NO,最后暂时保管我的护照。唯有找已顺利出境的敏同学,让她出去兑换400马币。

拿到400马币,直奔签证处,找到刚才的马大叔,递上400马币,并再次告诉他我们要去柬埔寨,因为护照上面有柬埔寨的签证,但是马大叔拿着机票一直摇头,我拿过来一看(从广州上飞机至今,我一直无缘看到电子机票的真貌):只有广州到吉隆坡的来回程,没有暹粒到吉隆坡的来回程!!!(就是少了这一张机票,导致了刚才波折的一幕),这张机票在敏同学身上!又跑下去入境大厅…终于拿到了完整机票,马大叔一看,Oh,Siem Reap!然后双手将400马币推到我们面前,嘀咕了一句(没听清),我们以为待会儿再收。然后在一边等待。终于听到叫我们的名字,上前接过我们的护照,赶紧翻看签证盖在哪页,马大叔很好人的帮我们找到已盖章的那页,于是放下心头,以为接下来就是收费。但是马大叔丝毫没有收费的意思,最后终于弄明白:过境签免费!还可以在马停留5天!这回轮到敏同学直呼亏大了。如果不是“好心”的同胞,如果不是少拿了机票,唉!


[巴肯山日落]

入境马来西亚,已是凌晨1点多了!先去国际出发厅熟悉环境,然后找落脚之地,目标最终落在了机场内的M记。服务员正在打扫卫生,部分椅子叠桌子,其他坐满了人。转了一个圈,终于霸到一大桌,中国人在排队霸位从不输蚀,呵呵。从几小时前的国内登机队伍开始一直弘扬至国外!乘坐亚航的飞机,早排队意味着可以在几个小时的飞行中坐得舒服。对于此间M记,不吐不快:是我见过的最脏的M记!小强满地爬、小蝇满天飞,都不知道小廉是否通过此处中转进入国内的。

整个晚上几乎没睡,凌晨5点开始办理登记牌,安检还是挺松的,也有些乱,像一个小型的广州火车站。8点到达暹粒,入境时,我那条队很顺利就过关了,敏同学和Ojack同学却遇到了久闻的10刀事件。有钱人哪,呵呵!估计我又瘦又黑,一副埃塞俄比亚款,问我要,岂不是找穷。事实证明,接下来的几天俺真那么埃塞俄比亚,餐餐加饭,碟碟清空,后来发现不只我一人,同行的原来是埃塞俄比亚拉大队过来抢吃的!

出了机场,告诉同行,接机牌可能写敏同学的名字,结果找到接椰子的!

这里说一下我们在网上定司机的情况:
通过网络推荐的中文司机,我们决定与陈惠明(A ming)联系,让他当我们的司机,但是他在开始的三天没空,而是他的朋友江益文代替他,7月30日才是他来当我们的司机。但是接机却变成何志辉。原来是江益文不会开12座的车,所以换成阿辉了。在这里阿辉值得推荐,一个字:好!有多好?很好!看下去就知道了。还有,我们5人,但是却坐了12座的现代,价格和5座一样,舒服!

然后叫阿辉带我们去看A ming在邮件提到的酒店。其实10刀左右的酒店更像我们平常所说的旅馆。首先到达Nice Angkor Hotel,在那里我们看到了A ming,A ming说是他朋友开的。但是这里没有三人房,只能加一张折叠床,所以我们要求A ming带我们再看多几家酒店。不过都是客满或者一样没三人房,最后我们回到Nice Angkor,双人房13刀一晚,三人房15刀。这里比较新,步行5分钟就可以到旧市场,一楼有两台电脑可以免费上网,还不错。但最后在走之前的一天,发现我们被宰了,可能是因为司机带过去的吧。其实10刀可以交易了。这是后话。辛苦东东同学了,睡了几晚小床。

在柬埔寨的第一天我们就发现一样很特别的事,我们发现几乎每个柬埔寨成年人的右食指尖大概1.5厘米都是黑色的,像是浸了墨水,好奇问了一下:原来这两天刚好是总统选举,每个投了票的人都必须将食指尖蘸进墨水里,听说这种墨水一个月才可能消失,就是防止有人多次投票。

放好行李,我们就出发去洞里萨湖(Tonle Sap Lake)的越南浮村(Floating Village),我们租了一条小船,每人10刀。洞里萨湖的水很黄,搭建在湖上的简陋房子可以感觉到这里的人生活的拮据。可能还处于飞行状态,浮村没有给我留下太深的影像。接近中午,肚子开始打鼓,我们问阿辉村里吃饭如何?但是他不建议我们在这里吃饭,指着土黄的湖水说:他们是用这些水煮的饭。算了,我们回去再吃。


[越南浮村]

这个时候出发前打印的有关吃的攻略开始发挥作用了。中午我们选择在Arun吃饭,菜单是柬英双语,还好有配彩图,点菜还不算困难,但是味道一般,客人也很少,之后的几天经过也没看到什么人,不知道攻略为何推荐。但是今天的Arun经历却使得我们之后的每顿惯性的都要看帐单。不知道柬埔寨人真的算术不好,还是… 我们在这个国家遭遇了几次算错帐的情况。结帐时13.2刀,米饭一共是5碗,0.4一碗,总共应该2.0刀,但是账单上却是2.4。找服务员过来,说多收了0.4,但是这羞涩的柬埔寨姑娘很认真地告诉我们0.4x5是2.4,看到我们口瞪目呆的表情,还特意拿菜牌过来指给我们看,0.4一碗!我知道,但是我们只要了5碗!是呀,0.4x5是2.4——这位柬埔寨姑娘还是微笑的坚持。难道他们乘法表和我们不一样,汗!最后估计她自己数了手指加脚趾——发现原来是20,不是24!最后收我们12.8刀。

然后回酒店休息,昨晚几乎没睡,中午终于一觉沉睡。

下午4点半出发买吴哥门票(3日通票40刀),接着看巴肯山日落。
之前做功课,看到有说买门票自带照片可以免排队,估计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现在不用了,买票的窗口就有个摄像头,交了钱您的光辉形象马上和门票一起出来了。然后直奔巴肯山。早上下飞机的时候天气不错,但是中午从浮村回来的路上遭遇大雨,幸好下午去买票的时候没雨,但是对日落就不抱很大希望。这个季节本来就很少能看到日出和日落。爬上巴肯山,斜阳余辉很少,不觉得怎么样,既然上来了,总得拍一些吧,是不是很有“到此一游”的情结呢,呵呵。于是开始东转转西转转,突然一袭鲜艳的橙色袈裟进入视线内,石塔旁孤单的背影,斜侧的头显得有些忧郁,我正沉思着是何等意境,突然转身掩嘴微笑,那麻花脸——如花总是不合时宜的出现,什么意境都没有了!


[巴肯山上的小孩]

大概半个小时后,天色开始变暗,此时西边的云彩开始显得…,好看,有多好看?很好看!找不到词了,这些年来码字都是些工作总结,词穷呀。在最后一抹彩霞消失前人群也渐渐少了,工作人员也在赶人下山了,我也准备从东面下去时,回头再看一眼,突然发现中央圣殿的剪影出现在蓝紫色的天空中,穿过一抹云彩,忍不住按下了快门,这也是此次吴哥之行最美的日落!也是唯一的一次!巴肯山,建议一定要等最后那一霎的云彩。下了楼梯后,天全黑了,手电此时发挥作用了。


[巴肯山日落]

晚餐本来想去Khmer Kitchen,但是阿辉送我们到旧市场,却发现它没开门,听说是因为选举要投票的原因。后来根据司机推荐的,在距离50米的Soheata II就餐,这里的菜是配饭的,也有彩图,其中一道估计是莲花茎炒猪肉不错。结帐的时候,又发现一道3刀的菜写成了3.5刀:(


第三天(7-28)小圈
早上4点半,小吴哥(Angkor Wat)看日出。来到小吴哥,伸手不见五指,一点方位感都没有,只是跟着人走,来到荷花池边。可是云层太厚,没看到日出,只是看到鱼肚白的天空中小吴哥的剪影。如果想看吴哥特色的日出日落,最好在11月-2月,那段时间天天都可以看,但是人也不是一般的多。


[吴哥窟日出]

天渐渐亮了,人群开始散开,早上的小吴哥很少人,空旷的寺庙显得很安静,是发呆的地方。是的,千年的沉睡让人不忍弄醒她。本来想去爬顶层很陡的石梯,发现放了禁止通行的标志,于是作罢。后来发现在背后有一条修好的木梯没有禁止通行的标志。但是这个早上没安排好,想着要去通王城,我们大概逗留了一个小时左右,有点来去匆匆的感觉。有一件事很奇怪,均同学从小吴哥出来后,喊了两天的腿疼,我们问他在哪摔的,他说在小吴哥爬了顶层的楼梯,而且是给了楼梯口扫地的大婶10刀才让上。嗯,怪不得会腿疼,原来是心疼的连锁反应。


[吴哥窟]

来到通王城(Angkor Thom,也叫吴哥王城)南门,太阳也出来了。城门顶端4面都有巨大的佛像,门前左侧排列54座神像,右侧是54做恶魔雕塑。


[巴戎寺]

巴戎寺(Bayon),54座歌德式的宝塔,216面各异的笑脸有一木栏栅围住的就系最著名的“高棉的微笑”,少了左耳!在他前面排队拍照的人熙熙攘攘,没办法,这个时间正是旅游团出现的时候。
巴芳寺(Baphuon)金字塔形的寺庙,前面有一长桥。
吴哥古皇宫(Phimeanakas,又叫空中宫殿),只剩一个破旧的顶塔。
斗象台(Terrace of Elephants)整个平台的墙壁都是雕像。
癫王平台(Terrace of Leper King)中间有一走廊,不注意看会错过的,里面的雕像很特别。
十二生肖台,审犯的地方。
普拉帕利雷寺(Preah Palilay),从癫王平台侧边的小路入去,几分钟就到了,几棵巨大的古树围住中央圣殿,感觉不错。一般导游会漏掉这个的。

司机的车就停在中央广场的几棵大树旁,《花样年华》结尾梁朝伟对着说话的那棵树就在其中。经过打量,我们估计周围有搭平台的那棵树就是,但是为什么搭平台就不得而知?走了一个上午终于看完通王城的寺庙,这时自带的水已喝完,口渴得要命,直奔我们的车去找水。阿辉看到我们走过来,马上从车尾拿出几瓶冰冻的矿泉水给我们,想的真周到!原来他的车后面还放着一个小冰箱。基本每次我们从景点出来,阿辉都会预先启动冷气,然后给我们开门,服务真的很周到。

中午离开通王城,在塔布隆西门附近吃午饭,3刀一份快餐,味道不错,就是吃了两天,觉得他们的牛肉很韧。

塔布隆(Ta Prohm),一直对那张经典的照片上的大树存在仰慕之情,此次就冲那棵传说中的大树奔柬埔寨的。塔布隆的正门正在维修,我们从左侧的围墙开始走。塔布隆确实很震撼,到处都是颓垣败瓦间大树盘根,寺庙和丛林已融为一体,给我们的感觉就是柬埔寨的树够“恶”,呵呵,坚实的石头也阻挡不了它的生长。在乱石间转了一轮,方向开始有些混乱,在弯腰经过中庭的一道小门时,一抬头:硕大的“八月十五”在大白天出现在面前。原来是貌似“八月十五”的树根。(注:八月十五是粤语,即臀部)看着看着,已经忘了我所向往的那棵树,或许我以为已经看到了。最后从右面外围墙绕过东门离开了塔布隆。直到我又再次看到LP上的塔布隆,然后重复翻看我的数码相机,都没发现它的树影——原来我与其擦身而过!以致往后的行程中一见大树就勾起俺的伤心回忆,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或许吴哥希望我再来,或许有一种美就叫遗憾美!


[好大的“八月十五”]





班迭哥迪(Banteay Kdei 又称班黛咯蒂)一座座受伤似的塔座被包扎起来。有一座类似希腊某古迹的废柱堆。此处也是看日落的景点之一。
皇家浴池(Sra Srang)一个800x400米的水池,大白天没什么好看的,但是照片上的日出很漂亮。
塔高寺(Ta Keo 又称茶胶寺),没有任何修饰的寺庙,传说当年施工过程中被雷击中,认为不吉利,所以放弃修建。
周萨神庙(Chau Say Tevoda),中国人负责修复,但是勤劳的中国人民将破旧的神庙修补得太工整太现代化了,我该说什么好呢。
托马农神庙(Thommanon)与周萨神庙是姐妹殿,两者隔条马路对望。

晚上我们叫阿辉帮我们订位看观看高棉舞蹈,包自助晚餐,12刀每人,如果不喜欢看表演之类的可以免了。晚上逛酒吧街,在Red Piano 喝了一杯菠萝奶昔,渣太多,不好喝。


第四天(7-29)大圈



豆寇寺(Prasat Kravan),中间寺内的砖刻保存的很完整,颜色也很特别。


[豆寇寺]

比粒寺(Pre Rup又称化身塔)顾名思义,是皇室的火葬场。此处也是观赏日落的景点之一。
东梅奔(Eastern Mebon),看书上介绍它原本位于东人工湖中央的小岛上,但是放眼方圆,一个小水滩都没有,从寺庙出来后于是问阿辉湖在哪里?阿辉答道:就是你站的地方!原来曾经沧海已为路。
塔萨寺(Ta Som)又是一棵千年古树压住一座古塔,树根刚好顺着塔门生长,感觉很《哈里波特》。
龙蟠水池(Preah Neak Pean又称涅磐寺)中午刚好有和尚出现,一开口就问我们是不是日本人。我是明摆着埃塞俄比亚款,难道是Ojack同学和敏同学?机场入境这两人就被当成有钱人了,嫌疑最大!我们本想打个招呼而已,但是很快就发现他说的英语对白怎么和我们在学校英语角的情景相似?这可爱的小和尚居然拿我们来练英文!就我们这水平,结果可想而知了,呵呵。

圣剑寺(Preah Khan)与塔布隆有些相似,但是相对保存较好。在东门外侧的护墙处长着两棵古树,树根盘结在一起,远看像X,不过其中一棵只剩树根了。东门内还有一座奇特的希腊式两层建筑,挺特别。



从圣剑寺出来后我们返回小吴哥看日落,其实是看金色吴哥。




[离开小吴哥的时候,看到一个大人在摆弄着几个小朋友给游客任拍,觉得很好玩]

因为今天是阿辉当我们司机的最后一天,晚餐请他和我们一起吃饭,在Khmer Kitchen,第一次喝啤酒。
明天开始是我们之前预定的A ming。


第五天(7-30)
早上在酒店门口,接我们的换成了5座佳美,往后的两天,后排的我们的“八月十五”开始悠长受罪之旅!

由于看完吴哥的大小圈后有几天的空档,我们昨天决定后面的行程去西哈努克——吃海鲜!所以今天叫A ming帮我们订去那里的车票。但是在去女皇宫的路上,A ming都没怎么吭声,与网上看到的称赞有很大区别。对于我们的问题也是爱理不理,只是告诉我们从Siem Reap去西哈努克很远,来回要两天时间,如果从金边去就很方便。但是他还是帮我们订了车票。这个时候我们却有些犹豫了,三天的西哈努克行程有两天拿来坐车,确实有些浪费。于是问A ming这附近还有什么地方可以玩的,一开始他提到荔枝山,说新发现了一些古寺庙。一听到有新发现的景点,均同学来劲了。然后我们又聊到柏威夏,问他现在那边的情况怎么样。这时候,已经到达了女皇宫,我们还在讨论着西哈努克还是柏威夏。估计遇上我们这些变来变去的家伙,哪个司机都会嫌烦,呵呵。最后在A ming 的建议下,我们决定去柏威夏,早上可以去奔密列,从柏威夏回程还可以去高盖,车费是200刀。这样的话,今天下午的奔密列就可以放在明天(因为在去柏威夏的路上),今天可以轻松一些(但是后来发现今天的行程也很紧凑,刚刚好而已)。我们小心翼翼的问刚才订的车票可不可以退票,A ming 也将信将疑的问我们:你们真的确定不去西哈努克?我们说是。他又问我们:你们这次真的确定去柏威夏?我们说是。他继续问我们:那条路不好走,你们真的确定?(谁叫我们之前变来变去呢,如果我们这次再改变,估计司机会马上扔下我们!)我们很确定的回到:确定!

女王宫(Banteay Srei)距离SiemReap32公里,这里的石雕是吴哥所有寺庙中最好的,几乎每处都装饰着精美的图案。区别于其他的浅浮雕,这里大部分都是富有立体效果的雕刻,加上是由略带桃红色的石块建造而成,显得很精致,颜色也很特别。女皇宫的面积不大,但是主要的建筑群被围了起来。此时就觉得我的200mm不够用了,羡慕敏同学的300mm!!!






[女皇宫]

高布斯滨(Kbal Spean)距离女皇宫18公里,要步行1.5公里的丛林小路,这条小路倒是很舒服。反而高布斯滨的水底浮雕不怎么样,况且流水也不多,雕像很零散,唯一觉得特别的是,我们在瀑布的山谷,看到很多蝴蝶飞舞,就在我们的身边。但是在上山的路上,听说是第三次遇到了来自马来西亚的一个女孩,应该是同一班机到的。估计敏同学为了几天后的马来西亚之旅,对这女孩特别留意。我们上山,她下山,就这么遇上了。聊天中马来西亚女孩提到她预定的酒店要她退房,我们马上推荐我们住的Nice Angkor。并把阿辉的名片给她,让她和阿辉联系,顺便大力推荐了一下阿辉。聊得开心之际敏同学很热情地邀请她和我们一起去柏威夏,言语间有提到我们的车坐不下了,所以我们也没当一回事,然后约在晚上Molophar 见面再商量。但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这是后话。


[露出水面的水底浮雕]

从高布斯滨下来后,在山脚下最后一间食店找到A ming——他在吊床上睡着了。叫醒他后,两眼惺忪的他问我们吃什么?我们让他介绍,只是说明不要牛肉!他觉得很奇怪:你们不吃牛肉?我们唯有告诉他这几天吃到的牛肉真的很韧。他一听,马上说:原来这样,我介绍给你们的牛肉一定好吃!事实上今天的菠萝炒牛肉真的很好吃,这是我们在柬埔寨吃到的也是唯一一次那么鲜嫩的牛肉。如果想找个美食专家当司机,A ming其实不错的,他会告诉你真正好吃的本地菜。中午吃饭的时候,A ming表现得很开心,不停的告诉我们一些有趣的事情,也很会开玩笑,这时候的A ming就与网络上介绍的差不多了。可能是我们放弃西哈努克选择柏威夏——也就是选择他继续当我们的司机的结果吧。因为我曾问他一般带些什么客人,他就表示过不喜欢游客的行程变来变去。这个我们可以理解,爽约就意味着司机当天接不到生意了。

班迭萨雷(Banteay Samré),从高布斯滨返回去罗洛士群的中途,我们顺便参观了班迭萨雷。在这里遭遇了暴雨,雨中观庙,另一种韵味。出去之后找A ming,却发现他的车已经泡在水中,人却睡得像死猪一样,服了他!每次从景点出来他永远都是睡姿!

罗洛士群(Roluos Group):包括巴公寺、神牛寺、洛雷寺
巴公寺(Bakong)寺庙被三面同心墙和一条护城河所包围,虽然没有小吴哥那么大规模,但是雨后湿漉的空气中散发着淡淡的泥土味,很舒服!在这里发生了一出小插曲,军同学戴了一个当地小孩送的草戒指,然后很快掉在不知何处,之后被索要1刀,一直跟我们差不多离开景点才罢休。在此告诫各位,即使不值钱的东西也不要随便接受。


[巴公寺]

神牛寺(Preah Ko),没注意有牛的雕像,这里的墙壁好像被火烧过一样,颜色比较有层次。


[这小女孩一直对着我的镜头摆pose,我不拍好象对不起她那么多的表情]

洛雷寺(Lolei)和神牛寺差不多,但是相对比较破旧,多面墙壁倒塌,旁边有一座现代佛堂似的建筑。


[佛堂门口的小孩]

晚上我们来到与马来西亚女孩相约的molophar,我们早到一个多小时。7点半,马来西亚女孩准时出现。聊了一会,马来西亚女孩表现出以为明天和我们一起,在几分钟前,她告诉她的Tuktuk司机明天不用来接他了。我们一听:糟了,上午只是说商量而已,我们的车怎么可能还坐得下一个人?敏同学唯有说出我们的尴尬,她听后说没关系,但是我们看到她的失望,心里实在抱歉。


第六天(7-31)
行程安排:去柏威夏(Preah Vihear)的途中顺便看奔密列,中午到达柏威夏,下午回来的途中看高盖(Koh Ker),预计晚上8点多回到SiemReap。
早上5点准时到楼下,又是一天的早起!不过看到了另一种风景的日出,东方空旷的田野上那微弱的彩霞,在大片的棕榈树林中显得很漂亮,可惜A ming赶时间不肯停下来让我们拍照,(再次表现我们的不满),最后在天差不多全亮前,终于停下来让我们拍了几张,虽然棕榈林不在,还好,也有几棵树,反正都叫日出嘛。


奔密列(Beng Mealea)这个不包括在吴哥通票内,进入要5刀的费用。我们到达的时间是六点,这里还没有什么游客,只见寺庙完全被丛林吞没,到处都是碎石堆,上面长满了青苔,很颓废。幽静的废墟中只有吱吱的鸟鸣声,爬上木梯,从高处眺望,感觉很震撼!这里要提一下,除了开始的一小段木质走道,其他根本找不到路,幸好A ming带路,如果不是他带路,很多地方我们都不知道可以走,也不敢走。因为本来就没有完整的路,我们都是在石堆中穿差。不过换另外一个角度想,也许是A ming 怕我们在里面迷路,半天出不来,就会耽搁下面的行程,只好当了一次导游。不过建议在这里最好不要穿凉鞋,因为很多蚂蚁之类的,敏同学就被咬了好几下。

因为还早,光线不足,感觉到LCA的快门合启缓慢,赶紧拍完换Fuji 400,但是拍了两张,感觉过片不顺,估计没装好,卷回试了一下,以为可以了,开始猛拍。这是LCA错误的开始。





来了Siem Reap这么多天,还真没正儿八经的吃过早餐,都是干粮。到了今天,干粮也差不多了,在经过一个小镇的路边市场,A ming 买了几根法国面包,说是当中午饭(给他自己的),我们不知道干净否,一犹豫,A ming 的车已远离面包摊,并开始啃他的面包了,也不问我们要不要,我们几个是狂吞口水。更纳闷的是,他今天的表现也是爱理不理,心情一会儿晴,一会儿阴,实在很难捉摸。由开始怀念起阿辉了。开了大概几百米,他说要下去吃早餐让我们在车上等一等(同样是丝毫没有问我们要不要吃的意思),这回我们不管三七二十一,马上下车,找到桌子坐下,指着他的碗:一样!很快老板娘端上热腾腾的米粉,味道不错,但是分量较少,想要多一份,被制止了:怕我吃的太饱会晕车。吃饱后就踏上了漫长而颠簸的旅途。

出发前已被告知路很难走,但是事实上比当初预计的还难,坑坑洼洼的,每经过一个水坑,我都替车子心痛,估计A ming的心情也好不了多少,他没预计到这么严重。有两次车子陷入泥潭里,他赤脚下去搬石头。我们问要不要下车减轻车子的重量,他还是很贴心的说不用了,怕我们弄脏鞋子。敏同学终于可以平衡一点了,此人不知从何开始喊穷,老觉得花多了冤枉钱,一直念叨着今天的200刀贵了贵了!现在我们是祈祷千万不要半路坏车,这里除了泥土和树林什么都没有!

这一百多公里的泥洼路,佳美真的很受伤!这一百多公里的泥洼路走了5个多小时,我们很受罪!——真是花钱买罪受!


[一开始的路还不算太差,两边都是热带雨林,其实挺舒服的]


[这样的路走了差不多5个小时]

差不多到达目的地陆续发现很多军车、军装!这时候才开始感觉到局势确实有些紧张。出发柬埔寨之前其实已知道在柏威夏泰国和柬埔寨都部署了军力,随时可能开战。昨天A ming 打电话问了可不可以去,得到确定答案我们才过来的。但是比预定时间迟了两个多小时,司机告诉我们要放弃高盖了。终于到达景点,车在一小亭前停了下了,这一停到再次启动已是48小时候之后的事了!也是我们悲壮的柏威夏之旅的开始。A ming无奈的告诉我们,车子坏了,他要找修车的。吃完中午饭已是两点半,A ming帮我们叫了摩托车送我们上山顶的古塔寺,约好4点半下来,走另外一条路回SiemReap。但是人算不如天算,我们终究还是走不了,这是后话。

上山顶景点的山路非常陡峭,上山人是往后50度,下山是向前50度,加上我的司机不知道为什么开的那么快,一路上不停的超车,我本想告诉他我不赶时间的,无奈语言不通,只有不停阿尼陀佛。另外上山的路每隔不到100米就有驻兵,也让我越来越紧张,到了山顶,发现只有我们几个像游客,其他都是本地人和兵哥哥,这让我更紧张了。但是很快又发现了一些有趣的现象:黝黑的兵哥哥不是挺直的站立,而是摆着各种到此一游的姿势,他的正前方有另外一个兵哥哥手拿相机!紧张的情绪一下轻松了。估计这些兵哥哥难得到世界遗产的景点来执勤,呵呵。接着又发现一些兵哥哥躲在荫凉处玩扑克!刚到山顶一会儿,手机短信就响个不停:手机网络已漫游到泰国,而且信号强得很!可以跟别人说我还去了泰国呢,至少我遥望泰国风景,还有那条泰国边境公路,呵呵。但是山下是一点信号都没有,以致下山时在半山腰收到敏同学的飞信,等到了山下却无法回复,郁闷。


在山顶天气非常晴朗,是我一直想要的适合拍lomo的天气。可是E100已拍完。现在装着的是Fuji 400,有点担心会过曝。但是更锤心口的在后面。

今天的山顶古塔寺,其实更像个集市,可能因为太多部队进驻,本地人都到这里来摆卖,兵哥哥们也是悠闲的走来走去。在长廊中间还摆放了一台投影仪和投影幕,估计晚上看电影吧。山顶最大的看点应该是来到悬崖边,那一望无际的平原令人心旷神怡。在悬崖边还发生了一点小插曲,有一个兵哥哥一直跟随着敏同学,口中嘀咕不停。我们本着友好的态度应付着,还一起拍照,开始还好,但是越来越感觉不妥,镜头前的敏同学已面目全非,再不走就要当压寨夫人了!大家赶紧逃开。






摆脱了兵哥哥的纠缠,我们来到最尽头的第四层古塔内,一侧的长廊在乱石堆旁显得特别气派。在这里本想拍完Fuji400 然后换上黑白,但是在摆拍了7、8张后,指示盘还是指着36,再拍,再转片,还是36,完了——此时担心的事情发生了,早上真的没装好胶卷!这卷Fuji是一张也没拍到!昨天那一筒半的100度胶卷当400度拍,我已是心痛不已(可怜的依尔福黑白胶卷),如此一来,上午拍的奔密列大部分都没有了,真黑仔。LCA犯了错,D80又唔争气,唉。唯有把400取出,换上黑白,迅速拍了十几张就匆忙下山了。

下山后来到中午吃饭的地方,没见A ming,5点多,他才骑着一辆摩托车过来,说车还要修一个小时,这时候A ming才告诉我们刚才坏车的地方就是卖票的地方。但是这次不是我们逃票,是没人卖票给我们,又赚了5刀,阿敏同学可开心了(后来翻看LP,原来他们会经常忘记收钱,因为很少有游客到这里,当他们看到我们的时候感到很惊讶,就像我们在国内偏僻的地方看到老外一样)。我们就乘机逛了当地的市场,但是这里刚开发不久,本地人只会说方言,英语用不上了,即是说了也只是给自己听的。终于感觉到我们是外国人了,完全鸡同鸭讲。买了一个榴莲,老板按计算器16000R,我们想和她讲价,在计算器上按15000R后递给她,她似懂非懂的点头,于是我们给4刀,然后等她找回1000R,可是对方丝毫没有找零的意思,于是我们又拿过来计算器按15000R,伊伊吾吾了好几回,她终于明白了我们的意思,笑着猛摇头。又亏了1000R!




[经过一乡村小屋时,突然乌云密布]

走了一段乡村小路,终于看到我们的车子的身影,在车房前显得那么的无助。而A ming的表情也告诉我们:今晚走不了了。天气好像也明白我们的心情似的,乌云密布,不到一会儿就开始倾盆大雨。决定走不了后,A ming 告诉我们今晚就睡车房(主要是乡下地方住宿条件有限,更别说什么酒店之类了,由于来了太多部队,连兵哥哥都在找住的)。车房里有一大一小两张床,大床自然就是给我们五个人,床边就是落地空门(即无门)。A ming 很严肃的告诉我们:按照当地的风俗,陌生人睡他们的地方,要对着睡的方位拜三拜。他还很鬼马的告诉我们曾经有一次他就是没有拜三拜,当天晚上就感觉到有东西压在身上!!!这么一说,我感觉到一股寒意打心底冒出,A ming看到我们的惊恐表情,马上安慰说:我说的这个东西不是鬼,是神!管他神也好鬼也好,三个女同胞当下对着大床狂拜,估计不只三拜!礼多神不怪嘛。仪式完毕我们就爬上大床,天色全黑了,在这近似露天的憩息之所,蚊子开始对我们发起进攻,主人家见我们挠个不停,递过一支类似洗面奶的瓶子,上面一个字也不懂,我们几个面面相觑,终于看到上面有蚊子的图案——原来是驱蚊液。其实这主人家挺热心的,又拿席子,又给枕头,还弄来一盏灯,感觉像是照顾难民,我们很是感动。不过因为A ming 和两位男士出去买晚餐,没办法用语言沟通,我们就一个劲的“哦棍”(柬埔寨语:谢谢)。等到A ming 回来后,主人家说怕我们半夜着凉,几次邀请我们到房子里睡觉!——这一惊吓程度不小,这屋里还有好几青壮小伙呢。用敏同学的话:睡车房都要拜三拜,睡内屋万一当地有什么奇怪的风俗,例如要睡够三年才让走之类,那岂不是真变压寨夫人了!婉言谢绝后,各位战战兢兢就早早的开始睡下。由于头痛,睡得不怎么好,先是屋内喧扰了许久,接着隔壁床A ming的鼾声雷动与某同志一起上演二重奏,加上主人家没关门也没关灯,一夜无眠。


[五个人就在这张床上度过一夜]


第七天(8-1)
可能是陌生地方,各位很早就爬起来了,两位男士估计昨晚拜得不够诚信,一个着了凉,另一个是蚊虫集中攻击的对象,而女同胞们平安无事!然后我们发现附近的房子都是关门熄灯的,猜想应该是主人家故意开门亮着给我们的,多好的人家呀,咱们却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主人家又开始修车了,我们也到市场吃早餐。刚吃完,A ming 过来告诉我们车因为没有零件还要等两天,于是叫了另外一辆车送我们回SiemReap。回去走的是另外一条路,距离比来时路远几十公里,但是路况好得多了,一路也是风光无限,大概3个多小时后,中午12点多我们就回到熟悉的SiemReap(我们惟有感叹A ming为了省那么几点油费,最后却得不偿失)。突然司机在一个市场旁边停了下来,打了一个电话后,他的语调和表情上好像告诉我们到站了。不是吧,这里虽然已是SiemReap,但是距离我们的酒店还挺远的。让他送我们回酒店,他摇头;OK,酒店不容易找,旧市场应该知道了吧,拿地图出来,指着Old market,他还是摇头!这两天柏威夏的人民可真没让我们少担心!鸡同鸭讲一轮后,我决定下车找个会英语的本地人来帮忙沟通,刚下车,就看到一小伙子骑着摩托车停在车前,马上上前,问他会不会说英语,他点头。谢天谢地,然后告诉我的意图,三两句下来,他突然改说中文:你们想先回酒店是吗,我让司机送你们回去吧。原来他是A ming的表哥,A ming让他帮忙找零件,和司机约好在这里等的。

最后由于肚子饿了,我们让司机在molophar放下我们——终于回到了文明世界!
午饭后就回酒店洗漱,然后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觉。

差不多傍晚,我们在旧市场附近闲逛,顺便找地方解决晚餐。走到Red Piano附近,突然觉得马路对面有人向我们招手:定住一看,原来是阿辉!大家看到阿辉显得很高兴,马上走过去,诉说我们这两天的悲壮经历!阿辉似乎也知道一些情况,只是表示同情。他的一个客人(听他说是四川女孩,我们就觉得这女孩够猛的,回到广州后才发现这个四川女孩和我们遇到的马来西亚女孩是同一人,她原来是在马来西亚工作的四川人,我们的缘分还真不浅呢。)本来今天也想去柏威夏,他就想问A ming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但A ming的电话一直不通,所以只去了奔密列和高盖。突然想起A ming之前跟我们推荐本地人的牛肉火锅很正点,问阿辉知道不——结果变成我们邀请阿辉和我们一起去吃,(又可以坐他的大车了,呵呵)。这家本地人开的火锅店真的比较远,但是胜在经济实惠,火锅加啤酒六个人不到12刀。不过就发现柬埔寨人蔬菜类可以拿来生吃,包括害羞草!——但是我们还是全倒进锅里,毕竟不是柬埔寨人。估计柏威夏之行饿坏了,我们的吃相比较“狼”,阿辉显得斯文多了。当Ojack同学准备清理桌面的食物,大家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敏同学让Ojack给阿辉夹菜,但是拿勺子在锅里一舀——什么都没有了。

结帐的时候,这次的账单错得有些离谱——多了一个零,不过这次是阿辉看到的。再次领教了柬埔寨人的算术。

饭后,阿辉带我们去买功略上推荐的奶酪蛋卷,也在旧市场附近。这里又要称赞一下阿辉:当时天空还下着小雨,他把车停在旁边,开着灯和空调,他和管帐的下车买,让我们在车上等,而他也是一直在雨中站着。


第八天(8-2)
今天是完全自由,早上睡醒后正儿八经的去找早餐,先是在酒店斜对面的一家小食店坐下,觉得太贵,加上环境恶劣,没吃成。在去邮局的路上看到一家貌似比较多本地人吃的餐馆,进去解决了早餐,味道一般。然后来到邮局,继续寄明信片。没想到在这几遇到了一对认识的广州同胞。他们计划用一个半月走东南亚,昨天刚从越南过来,住得离旧市场比较远。遇到我们他们是幸运的,我们将这几天的心得全部告知,然后推荐阿辉、吃饭的地方以及我们住的酒店(这么一推荐,他们真来到我们住的酒店问价格,并订了我们房间。也是这时候才发现我们被宰了,双人房原来只须10刀一晚,呜呜)。离开邮局我们一起逛中央市场。市场里原来很多人都回一点点中文,见到我们就一块、两块的叫卖。当我们在一间小铺里买筷子的时候,可能筷子不够,老板娘让别人去拿,等了很久还不行,于是我们催老板娘,老板娘也急,对着远处基里巴拉的,没听懂。最后蹦出三个字:so鬼慢!一开始我们觉得很熟悉的粤语发音,弄懂后开始大笑——柬埔寨人民的中英文水平还不是一般的高。

买完手信,我们步行15分钟来到阿辉昨天介绍的“洪顺利”,老板是潮州人,味道不错,特别是那道“牛奶菠萝鱼”,敏同学是现吃现学。7个人13刀左右,米饭也是任吃。“洪顺利”与Arun很近,建议让老板点菜,他会推荐一些好吃的东西。之后我们分手回酒店。

下午逛旧市场,然后又去新市场在离开新市场的时候,我们看到一辆熟悉的车子,于是多望几眼,感觉到车里面有影像晃动,定住一看——又是阿辉!他正憨笑着向我们招手。看到他车上有客人,我们也不打扰了。

晚上我们又去了molophar,过了一会儿发现早上邮局见到朋友也来到这里,呵呵


第九天(8-3)
早上8点半Siem Reap 机场-吉隆坡,下午4点吉隆坡-广州。一切又恢复正常了!

慢着,还有状况——这破机场大巴空调坏了,晕!一个小时的车程比柏威夏的5个小时还难受!